一线图库|一线图库彩图管家婆|一线图库彩图资料大全
做最好的网站

歹徒想当好人,甄子丹的力作

    又是一个江湖儿女归隐的故事。气魄上比《投名状》小了许多,虽然漏洞不少,却可堪甄子丹近两年最好的作品。当然,这可看性很大一部分来自陈可辛的导演。但就陈可辛来说,《武侠》是略低于期望值的。

文/黄大

 

一个对任何罪犯都不会容情的捕快,哪怕跪在面前求情的是他媳妇的亲爹。

  江湖豪客唐龙(甄子丹)为摆脱自己过去的杀戮生活,化名刘金喜生活于云南某个小村庄,他打死了两名前来劫财的土匪,引来了捕快徐百九(金城武)。徐百九觉得这个人能赤手空拳打死江洋大盗不简单,逐渐发现了刘金喜的真实身份,而他的发现则引来了唐龙昔日的仇敌……

一个杀人时番然悔悟的黑帮二堂主,只想换个自己,重新开始生活。

  是的是的,他们总有高强的武艺,总有不堪的过去,总有摆脱的决心,总有另一个平凡的身份,总有对他念念不忘的仇敌,总有一番时隔多年后你死我活的火拼。然后呢?然后当然是从良的这方赢了,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平凡生活。银幕上痛改前非的杀手强盗,最后大抵如此归宿。

捕快很疑惑,人与法到底哪个才最重要?捕头劝导他,在什么时代,就要按什么时代的方式生活。

 

黑帮的教主不能容忍二堂主脱离,他说这叫背叛,哪怕是自己的亲儿子。

  电影前半部其实铺垫得不错,刘金喜的隐忍不发、装傻充愣,徐百九探底刘金喜身份的步步为营。等到刘金喜终于恢复唐龙的身份,大打出手的时候,教我大呼过瘾。这段打戏未必比子丹以前的动作精彩,就因为情绪积累得够好,所以效果出色。想想也算是可悲,“作铺垫”这种戏剧常规手段,在国产电影里竟已成了珍稀物。陈可辛这次确实忍得住,把铺垫做得很足。 使将出来,让我有种久违了的“本来就该这样嘛”的满足。但这份满足,本该是常见的才对。

一场意外事故,让刘金喜成了英雄,但捕快发现了他二堂主的真实身份;教主也找到了他的行踪,不仅宁静的生活被打破了,二堂主更面临着一场生死抉择。

  这段其实算得上是全片最重头的打戏。这么说来有些丧气,这短短一下就算重头了。 不过戏剧毕竟是要有“戏”,而不是散打直播。有“戏”这一点,《武侠》是做足了。

整观《武侠》的故事结构并不复杂,人物少而且彼此关系简单,那么想要电影显得精彩好看,就不那么容易了。

  甄子丹引前来找自己的惠英红离开人多的地方,从屋顶上奔跑而去。这场颇有当年《卧虎藏龙》屋顶追逐的风韵,尽显这二位江湖人士的轻功卓越。而设计为一种接近于跑酷的动作,则比《卧虎藏龙》的飘逸多了一份“实”。再配合上这种建于山坡之上的房屋,高低错落,远处山清水秀,可以说超越了《卧》的那场追逐戏。

于是陈可辛着力在人性和心理层面,对人物的刻画和情节进行推动——人格分裂的捕快徐,在情与法之间的纠结;女人因为曾被抛弃,那种对刘金喜突然有一天也会不告而别的担忧;坏人凭什么就能一定能放弃过去,改过自新;一面要努力忘掉过去的自己,一面却是捕快的追查,帮派的绝不放手,一边是妻儿,一边是父亲和帮派,唐龙欲罢不能的痛苦两难……

 

但是故事线索有些单一,人物过于单纯的问题,还是影响到了情节的丰富度度和曲折性,所以当电影结束时,虽然结局非常惨烈,但让人觉得好像不太升华的样子。

 最后的决战在教主(王羽)和唐龙间展开。这段戏是在室内,加上对手是“老年演员”王羽,这样的动作戏,自然难谈什么“超越”。不过同样胜在情绪气氛铺垫得好,依旧有教人提着一口气的感觉。 子丹哥耍刀居然也可以耍得这么漂亮,意外。考虑到王羽67岁的高龄,这段戏倒也称得上很精彩了(当然替身是肯定得用的)。

窃以为,这是剧本在处理和节奏上,明显的分成了有些不太关联的前后部分,让情节有着些许的不足或者缺陷。

 

电影一开始,衙门捕快徐为了探究刘金喜的真实身份,玩了很多悬疑,还扯出了江湖上三个失踪的要犯,于是我以为后面将会是这三个人物的瓜葛及与冲突,会有精彩的混战,结果却是简单的一条线,而且又并不是之前各条的汇聚。这就变成了一个坏人想变成好人,可是帮派组织却派来杀手,要把他杀掉的老掉牙的故事。

  如果只到此的话,《武侠》虽没什么新意,倒也确实可看。 但败就败在陈可辛的不甘于此。

从节奏上看,对柜房那场戏用的笔墨太多了,甚至有些拖沓,完全可以再紧凑些,为后面安排几场打戏,譬如捕快徐也加入进来。花活很多,高潮不够跌宕,前面各种铺陈啰嗦,后面打戏又不够给力,所以电影结束后,你觉得有些不够嗨啊。

  在徐百九(金城武)这个捕快身上,导演加入了“情与法”的思考,最后把这条本来想作为提升影片层次的主干生生憋死在半路上。倒不如不加。

从演员来看,各位主角中规中矩,没有什么让人惊喜的地方。汤唯明显对两个孩子母亲这个角色,演绎的有些吃力,好在她的眼神为她挽回了一些。如果不用金城武,也许也能找到适合捕快徐这个角色的演员。

  徐百九是个同情心充沛的捕快,他曾经放过一个未成年罪犯,以为他会改过自新,结果这个少年反而毒死了自己的养父母,也令徐百九身受剧毒。从此他不允许自己带着同情的眼光看任何罪犯。势将“情”与“法”截然分开。在他作为捕快的一生中,以及刘金喜的案子中,多次因为“情与法”这个命题而困惑困扰。可是直到电影演完,他也没得到个答案。当然喽,这个伟大的命题,别说是一部电影,就算是一万部电影,也讲不清。可是你编导既然把这个命题放进了自己的电影里,总该有个结论吧。 我们不期望这个结论便是这个百变公式的唯一正确解,但你总该有个结论才是。可它就那么吊在半空中莫名其妙的消失了。

最后说说甄子丹。诸如李连杰、成龙这些打星们纷纷垂老退出了江湖,现如今就剩下了甄子丹正打当年,于是我们发现,这两年各种武打动作片里,都是甄大侠在挑大梁,于是一年下来,我们能在两三部电影里看到大侠的面孔身影,例如头半年的《关云长》。

 

但是对甄子丹的如此开发,质量难免良莠不齐,而且总有一天气力用尽的时候,毕竟甄大侠的武功不能永远横行江湖之中。那么谁来接替他,继续扛起武侠这面大旗呢?

  徐百九眼看刘金喜有了家庭,在村里口碑很好,严肃陈述过自己悔过的决心,以及在他完全可以杀掉自己的时机,没有动手。他困惑了,动摇了,是不是该放过这个江湖豪客。 于是跑去和自己的师傅商量,也就是带他出道的老捕头。不问还好,问了也白问,这段戏完全多余。并且这个命题就此停住。

  当然后来带出来徐百九的家庭问题,他岳父因为他的铁面无私而死。之后安排了一个镜头,他给岳父上香,虽然把嘴里的声音隐去了,多少可以看作是徐百九向自己“只讲法不讲情”的过去告别。但是这一笔如此含糊其辞,终归难称合格。

  最后,徐百九一直在帮唐龙,也可看作他已经发生了转变。可是这转变如此突然如此巨大,教人难以信服。唐龙曾作为一个暴力组织的二当家,徐百九认为他该抓——即便是官府并没有通缉此人。那么当徐百九遇见该暴力组织的其他成员时,始终没表现出也想抓他们的样子,多少有点不合他个性。当然人家人多势众,徐百九好歹不是书呆子,不至于这时候孤身送死,可也让他之前必抓唐龙的动机大打问号。

  最后他帮唐龙打败教主,可看成是帮一个改过自新的前恶人战胜现在依然在作恶的恶人。可是他那些神乎其神的生理知识,并没有发挥多大作用,插的几根针,似乎也让教主断了几根神经,可是完全没起作用,也缺少必要的解释。观众可以自己理解说是反派太强,可编导你是在讲故事,前面交待这些神经知识那么丰厚,那么确凿,现在不着一言,总不是负责的态度。

  闪电?也太牵强,其实闪电劈中人的概率是非常小的。如果片中这样都能成为必杀技,那么我拿把金属杆的雨伞走在雷雨天的山区里就是必死无疑了。

 
  电影把时间设在1917年,那个时候的中国,看看《建党伟业》前半小时大概就知道是啥时代了。当然了,在云南的某个小山村,这里的人乃不知外面的世界有军阀混战,乃不知有复辟,乃不知有护国运动,乃不知有新文化运动,更乃不知外国有十月革命,也是完全可能的。历史上那些大事件,对于最普通最低微的人民的生活的影响,未必有那么大。 平头百姓最关心的无非还是柴米油盐。

  在这个时代下的这些江湖儿女,他们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,不知国难当头,倒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。所谓“江湖”,就是个讨生活的世界,哪儿那么多理想和追求呢。

  刘金喜跟徐百九说自己十年前逢大赦。想来想去只有1908年底宣统皇帝登基时有可能大赦。这“十年”算得不精确的话倒也差不多。

  另外一点,那片墓地小道说是没几个人知道,似乎大违常理:在这个很重视宗族的小村里,死去的先人的墓地没几个人知道?

 

 

  甄子丹好不容易又演了部能看的电影。 不容易啊丹哥,不容易。 可是受角色所限,毕竟不能像李连杰那样从打星变影帝。

  金城武逐渐不如前些年帅了,角色也只是“还好”。大家都说普通话,说不了的就配音,只有帅哥来四川话,特殊对待啊。

  汤唯在这戏里确像陈可辛所说有一点怪怪的感觉。可是这种怪怪的感觉很好。还觉得她很漂亮,很吸引。

  没看过王羽以前演主角的那些电影,始终是老明星,气场够强。

 

本文由一线图库发布于新闻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歹徒想当好人,甄子丹的力作